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孤独的牧羊人的博客

不知我者谓我心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战友之死  

2011-12-23 00:54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    在战友武大赖子的孩子婚礼上偶遇一位原平籍的战友D我问起他的老乡W:战友D,“你问的就是那个因为去总参机要局没去成在部队神经 了送回来的  W啊,早就死了!” “死了?怎么死的?”我下意识地抓住了D 的手臂,好像W是D害死的我抓住了凶手。D推开我的手叹了口气,“你不要急我慢慢告你。”
      W在75年底被部队送回来的,还给说他思想有问题,不能正确对待组织调动。他精神病一直没有好,农村人不躺在炕上不能动就不叫病;有病也是“小病忍着、大病等 着”,农村卫生院卖的最多的药就是“去痛片”。他每天就是看书学习,不去劳动还得家里人养着农民也看不惯,当农民还能不去受苦(劳动)谁让你生在农村?出去当兵也没有混个一官半职来光宗耀祖不说还神经了,说他是心 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当时正是轰轰烈烈的“农业学大寨"运动,在这种环境里他的病怎么能好啊!W还是在部队的习惯每天还要出操跑步,76年的春天的一天有人看见他踢着正步掉下十几米的崖下。当人们找到他时已经不行了,可是浑身看不见受伤的地方,面部的表情平静、安详,好像是彻底解脱了。
       我们是75年认识的,团里报了我和W去总参机要局的,我俩从团部出来已近中午他非要拉我一起到饭店吃饭。他一茶杯北京二锅头下肚话也多了:我家三代单传,我在农村肯定是娶不上媳妇的,哪我家就完了。在农村儿子是顶梁柱、姑娘是摇钱树啊!我说,你这后生长的也算不错了,又是高中生怎么会找不下媳妇?他叹了口气:“怀里揣着高中毕业证,手里拿着放羊棍,村里又多了一条小光棍”,这是农村高中生的状况。我长的也不是五大三粗,人家说我连一麻袋高粱都扛不动还能找下个老婆。 “受苦没力气、  当财主没福气”,这就是我的画像,我活的就不像个人啊!我不解道:有男人就要找女人啊,难道女人就不找男人?他说:我们附近有个轩岗矿务局我们村里的姑娘都让那些“窑黑(he)子”(矿工)收拾了。老人们说:“当兵的死了还没有埋呢,窑黑子埋了还没有死呢,有办法谁还当兵、下煤窑呢。”
“窑黑子死了三年他老婆尿的尿还带的‘黑圪兮’呢”(音,意思:煤遗留的黑色)。现在城市姑娘找对象的标准是,“一工、二干、三军官,死也不找庄稼汉。”那些“窑黑子”虽是工人、市民但是真正的市民、工人又看不起他们,属于城市“边缘”人,在城市他们不好找老婆,目标就瞄向了农村。人家窑黑子找你农村姑娘也是没法子的事啊:“找个老婆是向阳花,生个孩子是非洲娃(黑户上不了城市户口)。”农村的妇女活的太苦了,地位倒是“提高”,罪也遭大了:“妇女提高一寸,赶上马车送粪;妇女提高一尺;逼脸嗮的墨黑(音:mie he);妇女提高一丈,受的你不能上炕。”但是我们农村的姑娘看“窑黑子" 还是上等人,最起码她们嫁给窑黑子就不要受苦(劳动)了。我暗恋的一个漂亮同学就是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窑黑子,她出嫁的那天我在家哭了一天,我们连窑黑子都不如啊!在农村除了书记、村革委会主任、会计就是电工吃香了:“日本人的宪兵,二战区的村警,现如今的电工,都是不能硬顶,........"那都是皇亲国舅才能干的。农村不是说么,“皇亲国舅都在外,亲戚朋友做买卖,没有门路的在地里嗮”。我家无职无权,没有关系好事哪能轮到我啊,当兵是我改变命运唯一的出路啊,为了当兵我家给村书记、村主任送了一头肥羊,我家过年只买了二斤肉,我死也不能回农村啊!现在我已经有“布票”(就是党票,苏联共产党称布什维克)了,就差“粮票”(市民就是粮票)了,这回好了我们要成干部了,让他“窑黑子”看看我还是“农圪揽”(对农民的蔑称)吗?我还劝他,我们八字才有一撇,命令还没有下先不要这样。我给他讲《淮南子》的“塞翁失马”他也听不进去。出了饭店他唱起了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中座山雕的唱段:“联络图我为你朝思暮想.......,”唱的是那么凄凉、瘆人。见他的这种状态,我心就有一丝不祥的感觉:事成了他就是“范进中举”,事败了就是“霸王别姬”啊。这是一次心灵“裸体”的对话,不需要任何伪装,真是:知他者谓他心忧!
      “东风不与周郎便 ”,无奈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我们的时运不济啊!希望越大,失望也越大,他从希望的波峰跌下绝望的浪谷。还有在部队这个功名的“角斗场”人人都变得极端的自私,个个斗得像“红眼鸡”似的谁也恨谁不死,还更是见不得穷人过年;人们自然免不了对他幸灾乐祸、冷嘲热讽、投石下井。他的精神崩溃,真的“神经”了,他被关在师部的农场由俩个战士看着。就是从老乡、朋友的份上我应该去看看他,可我怕影响了自己的进步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,我也是那么虚伪、自私、冷酷、无情。到了年底他复员送回老家的, 以后就没有了他的消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兔死狐悲、物伤其类。”逝人已去,青春的生命骤逝令生者扼腕叹息,其父母老年徒然丧子尤其泣血椎心,老人家怎么活呢!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悲剧,也是整个家庭的悲剧,是谁编导了这场悲剧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26)| 评论(20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