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孤独的牧羊人的博客

不知我者谓我心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杨二郎大闹东风市场  

2010-12-29 20:20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 这里说的杨二郎可不是神话里的“二郎神”,而是我们营的副营长-------杨二马;虽然他们同姓“杨”都是“二”字辈那可是同姓不同宗,同辈不同族,风马牛不相及的事,人家杨二郎可是神仙啊!杨二马为什么要改名傍“神仙”呢?他大闹东风商场是怎 么回事啊?听我娓娓道来。
       75年7月份,反正是个星期天北京东风商场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,“抓流氓”。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拽住一解放军不放,商场里的便衣公安控制住了这名男子。经查,此人耍流氓人“脏”俱获,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解放军干部,他就是我们营的副营长杨二马。解放军干部竟在光天化日,众目睽睽下在商场里耍流氓,愤怒的群众把杨二马打的象过街的老鼠,领章、帽徽也给撕掉了,军装也撕碎了,4个便衣公安护都护不住。杨二马这件事在北京影响极大,不亚于二郎神大闹天官,“级别”理应是“大闹”级了。二马改“二郎”,
这也就是现在所说的“名人效应”吧,一字之差知名度不可同日而语   。这就是大家给杨二马改杨二郎大闹东风商场的原因  。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
       杨二马在我们师绝对是个“紫色人物”,副营长就成了师党委成员,(团长、政委才是师党委成员)他头上光环有好多个:优秀共产党员、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、拥政爱民模范~~~~。杨习惯圪蹴(蹲下)下,政委和他谈话也得客随主便------圪蹴下;营长和他谈话是,营长站着他圪蹴的;连长、排长向他汇报工作是他圪蹴的连长、排长立正站的。听官方消息,杨副营长要提副团长了,团里也要轰动轰动。无怪乎,我们听说杨副营长“出事了”,当时的感觉就和知道林彪出事了的感觉差不多。可不是么,当天下午政委接到派出所的电话,惊得半天合不住嘴,哀叹道:画鬼容易画人难啊!杨副营长怎么能和流氓划等号啊?可事实就是这样啊!杨副营长在全团大会上作检查:自己工作积极是为了入党,入党是为了当干部,当了排长想当连长,当了连长想当营长、团长······,还想在城里找个老婆········。连长嗤之以鼻:北京人最看不起你当兵的,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重。经过全团干部战士的讨论、批判,最后团党委给杨二马的定性是:“表面的勤勤恳恳掩盖着自己肮脏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";根据其所犯的错误做出处理并上报师党委,“开除党籍、撤销副营长职务,按战士复员处理”。杨二马从起点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。
       前几天战友们聚会偶尔提起杨副营长,这么多年了,大家还是唏嘘不已。一个农村的青年混到那一步真是不容易啊!他除了勤勤恳恳工作,还要忍辱负重,牺牲自己的爱情、人格、尊严,要是不出事,他当时转业就可以到城市的,就怪他一时没有把握住自己:“痛快了5分钟,痛苦一辈子”。(政委开会告诫大家的话,政委也是五分钟的水平)他回去怎么见江东父老呢?
       难道社会就没有责任吗?69年,一个外国总统(记不清是哪国了)问毛泽东主席:"我们国家那么优厚的待遇,年轻人都不愿意当兵,你们国家的年轻人为什么那么积极踊跃的参军呢?"毛主席答:"我国现在还有三大差别存在,城市青年参军不用上山下乡;农村青年参军,一是能吃饱饭,二是当了干部还能留在城市"。毛主席可是把问题说透了。 “   我遇到好几个复员兵都是这么说,“部队准备提我的,我不干,是我要回来的”。我听了不禁哑然失笑。哎!虚荣心还挺强的。有句电影台词:长官问士兵,“小子你想当官吗?”,“报告长官我做梦都想”。这才是大家的真实心态。大家为了入团、入党、当官把部队当作“竞技场”。在这个环境里造成大家语言、行为虚假,性格扭曲,互相攻奸,神态道貌岸然,谁玩的不高明就会被淘汰出局。杨二马也算个“竞技场”上的高手了。
        73年底班里评一个“批林批孔”的先进战士 ,大家都是瞪着眼睛不开口。班长无奈 ,只得采取无记名投票法。我得了一票,就有三个战友告我,“你这一票是我投的”,只有我心里清楚:这一票是我自己投的。呵,他们演的“穿帮”了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我们挖菜窖,几个战士不小心从上面掉下去,菜窖离地面也就是2米高下面还是虚土,有个战士竟然躺在窖底闭着眼睛一动不动。在大家的呼喊中他半睁开眼睛问:“同志们怎么样?不要管我先去救同志们!”连长见他的拙劣“表演”气的上去就是一脚:“你他妈的给我滚起来。”这个战士一个激灵就直挺挺地站了起来,仿佛从阎王殿一下子回到了阳世间,是连长的这句活让他起死回生的。在大家的笑声中他窘迫的満脸通红、大汗淋漓。这就是那个时代的“众生相”。思想政治觉悟尽是“泡沫”(如现在的楼市泡沫),大家没有个不“演”的。我们班长甚至听广播都要穷极无聊地说是,“听听党的声音”。我们连那个申副指导员还是让他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当指导员,他竟哭哭啼啼绝食两天。他还被几名退伍老兵羞辱了一番:你他妈的是怎么给我们做思想工作的········。直到政委向他摊牌:“你要不要党票、要不要军籍了?”权衡得失,这位老兄这才回心转意了。让他到艰苦的地方当官都尚且如此,要是上战场就可想而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指导员常教导我们,组织上入了党,思想上没有入党将来非出事不可。看来杨二马他们出事是必然的,不出事倒是偶然的,不是“一时”没有把握住自己。
        橘生淮 南则为橘,生淮北则为枳。这是什么原因呢?水土不同啊。他们入伍前都是好青年,是环境的"污染"生产出象杨二马、三马这些畸形的“瓜果”。反过来说,他也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。
          古人讲,“小胜靠智,大胜靠德”,此话可谓官场、职场的至理名言。当假像被戳破的那一刻,名誉扫地的无情立刻摧毁一个人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形象大厦,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。   在官场、职场的生态观察 ,我从未见过一名习惯说假话的人,能够在官场、职场的仕途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不管怎么样,“内因是变化的根据,外因是变化的条件”。关键就是怨自己啊!老老实实的做人,规规矩矩的做事,这才是正道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0)| 评论(10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